澳门银河平台

首页 > 正文

冠县酥肉秘史

www.xfusq.com2019-08-18

   12:23

  来源:冠县本地宝

冠县食事药闻)

冠县酥肉秘史

  序

  酥肉。

  天下皆有。

  冠县酥肉。

  因“冠县”二字名扬天下,独步冠县吃货界。

  今日修史,抒心中崇敬之情。

  正文

  商朝纣王,暴虐无度,独爱妲己。

  一日,二人狩猎,一无所获,怒迁农妇,射杀家畜做食。

  食后分文未留,扬长而去。

  农妇怒不可遏,拎肉放于案板,边剁边将肉比作妲己:“老娘今天用刀剁你,用油炸你,用汤炖你,然后将你吃掉。”

  妲己牌酥肉就这么诞生了。

  因其兼具满足味蕾和发泄情绪等多重功效,深受黎民百姓喜爱,瞬间风靡我中华大地。

  5b0988e595225.cdn.sohucs.comimages2019072080aa3cab2cd14579b82a3e01d669f989.jpeg

  一传到冠县,酥肉就立刻生根发芽,代代传承,抵御着炸鸡汉堡、石锅拌饭、冬阴功汤、意式肉酱面等外来食物侵扰,成为冠县吃货们的骄傲。

  作为一个冠县人,虽然外地也能吃到酥肉,但终归不是冠县的。或汤多、或肉腻。味觉总是不对,心心念,酥肉还是冠县的正宗。

  孟子曰:天苍苍野茫茫,冠县酥肉真不rang。

  :能(音)碗酥肉,俩馍馍。

  :先喝碗水,马上好。

  冠县人咋吃酥肉的啊?

  冠县酥肉,早中晚餐皆有。

  街边饭馆,无论大小,随便进一家,没有不备着酥肉的。

  更多的,是以“某某酥肉馆”命名,专门酥肉的馆子:一两间房、三两个伙计再加几张桌椅。

  推门,不管是不是老主顾,店家都笑咪糊(音)的招呼:来啦。

  跟店家说一句:能(音)碗酥肉,俩馍馍。

  一会儿,就端上来。

  舀一勺,酥肉连着汤汁,送进嘴里。

  冒着香气的汤汁在口腔里蔓延,入食管,入胃,入心入肺。

  接着是面糊,最外层的软,不用咬,就融化在嘴里。

  里面那层面糊,连着肉,很筋道。得稍微使点劲,才能咬断,挪到后槽牙,细细咀嚼。

  此时,必须得掰一口馍馍在碗里泡泡,接着放入嘴里。

  天然的麦香味道和酥软的肉香味立刻交揉在一起,传导全身。

  不知不觉,一脸的满足,溢出天真无邪的面容。

  几块酥肉下肚,勺子已不能尽兴,干脆放下,腾出一只手,端起碗来,喝一口汤,带着酥肉,流进口腔。

  吃到最后,只剩下汤。再要个馍馍,就着那点剩汤蘸蘸,汤被馍馍吸干,碗也干净了,一点都不浪费。

  要不想吃馍馍了,就端起碗,一口喝下,怎一个“爽”字了得。

  满足。

  但不要小瞧酥肉。

  婚宴上,服务员端来一盆酥肉,先给老人孩子舀点。自己再舀,拿个馍馍,吃起来。

  这宴席才能算完。

  5b0988e595225.cdn.sohucs.comimages2019072081bc6644ebf04a5f865ae00d0a18ce38.jpeg

  村里过红白喜事儿。

  大但沿里(音),支一口大锅,熬上酥肉,掺点白菜,香味随着热气咕嘟着冒出来。

  帮忙的招待好亲家,酥肉也就熬好了。

  一人拿一个碗,舀一碗酥肉,撒点芫荽。篓子的白布一掀,拿俩馍馍,蹲在但沿边上,一口酥肉一口馍馍的吃起来。

  真好吃。

  为啥就冠县酥肉好吃啊?

  酥肉很多地方都有。

  但做精了,就需要经历沧桑岁月的磨砺。

  冠县酥肉馆,只做酥肉,没有其他,且常常以姓氏命名,几辈子人,一代接一代,就伺候这一碗酥肉。那可是家族声容誉的象征。

  酥肉的时候,油温多少、炸多久出锅?熬汤的时候,煮多久才舀碗?都得靠师傅的多年经验才能拿捏,不多一点,也不少那一毫,都是功夫。

  这应该就是电视里说的工匠精神吧。

  这不轻浮的工匠气,随着日复一日端给食客的一碗碗的酥肉,已经流淌在每一个店家的血液里。

  师傅们浑然不觉。

  而要论工匠精神,随便亮出一个酥肉馆的冠县师傅,哪个比什么寿司之神、天妇罗之魂差劲。

  更别提罗永浩了。

  只是冠县人实在,不爱弄噱头,卖情怀。把肉酥好,大家伙吃好喝好,就知足了,要那精神干啥?不顶饿,也不顶渴,是不?

  只有熬透酥肉的老师傅才懂这个道理。

  酥肉,本来是酥的,入了汤锅,慢慢炖,却变成这外软筋的好食物,包容万向,到最后,馍馍来了都能蘸蘸。

  这也是冠县人成长必经的几重境界。

  少不经事,初生牛犊不怕虎。历经磨难,才发现世界之大,何止冠县,更何止南北。

  见识之后,自己也心生敬畏,恨自己不知天高地厚,一边后悔,一边谦卑起来,对谁都客客气气。但,内心深处,仍然是那个坚韧不拔的翩翩少年,通达四方而不忘初心,撑起冠县的一片天地。

  孟子曰: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吃碗酥肉。

  冠县酥肉馆的门口,有大奔宝马,有电动车,更有洋车子。

  吃酥肉的人,有老板、领导、公务员、工人,小贩,打工者。

  我们聚在一间酥肉馆,互相拉着呱,咬着酥肉,蘸着馍馍,吸溜着汤,说几句话,就能说出个熟人来。

  此起彼伏,热闹非凡,吃完,擦一擦热汗,走出饭馆,赶紧去忙各自的事儿。

  一碗酥肉,连接起冠县社会的各个群体,就是这么自然。

  而那些在外地的冠县人,就没这么好运了,常听到抱怨:在外边,虽然能吃上酥肉,但都徒有其表,毫无内在可言,咬一口就知道,根本没有冠县酥肉的味儿。

  我想,只是因为那些外地的酥肉,肉不是冠县肉,水不是冠县水,更不是那些几代人只伺候酥肉的世家做的,何况哪个外地也没那么像冠县这样重视酥肉的,怎么能是一碗冠县好酥肉、怎么能正宗呢?

  重视才可能正宗。

  孟子曰:冠县酥肉还得在冠县吃。

  后记

  其实也没什么好记的。

  写完,不光口水想酥肉,脑子也想,就连腿都想往外迈。

  虽然我晚饭才吃过酥肉。

  好食物,一顿顿地吃,不着急,比如明天一早。

  我真有福。

  敬礼。

  冠县酥肉。

  孟子曰:你也好吃羊肉的呗?

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  冠县

  酥肉

  冠县人

  孟子

  冠县酥肉馆

  阅读 ()

  投诉

达到当天最大量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